生态圈首页 > 产业生态圈 > 生态圈

芳香疗法中使用精油存在的危险性(上)

楼主:186****2406  时间:04-29 13:50  点击:120  回复:0  收藏

我们从现有的大量关于芳香疗法的书籍和杂志中可以找到涉及精油安全性的治疗作用的各种论述,但是这些论述经常自相矛盾,而且极少为其应用的参考文献,研究成果或实际的临床经验所支持。


基于上述状况,有必要对精油的适用性以及其在应用过程的可能引发的危险提出警告并给予正确的指导。



1.关于精油毒性的不同观点

不同人们和组织存在不同哲学理念。芳香疗法医师和芳香疗法出版物的作者本身存在的知识缺陷以及对公众误用的担心等是造成涉及精油毒性存在各种各样说法的原因。


1.1 不同的哲学理念


按照Daniel Penoel提出的概念,我们视整体芳香疗法(holistic aromatherapy)具有基本的能量属性,最早由法国人Maugerite  Maury 在20世纪30年代提出的这个观点已经成为讲英语国家芳香治疗学的主流。


使用相对小剂量精油,一般在按摩油中的用量不超过2.5%,其产生的主要治疗作用可能是一种次要的“增能”或仅仅为“局部”作用,这些疗效与针灸疗法或者顺势疗法的疗效相似,是香气分子作用于嗅球产生的结果。


整体芳香疗法学起源于美容疗法,芳香疗法医师的培训甚至在今天仍局限于按摩和其他应用方法,而不是深入学习精油的化学和药理学以及精油在传统医学中的应用发展史。


Maury 在她的“Guide to Aromatherapy”一书中声称,她自己就避免把精油当做药物使用,包括内服。她认为这是专业医师的事。


受Maury 上述著作的影响,整体芳香治疗学继续发展,尤其在英国,其中著名的芳香疗法医师有Marceline Arcier 和 Daniele Dyman。我们发现,从美容疗法领域引伸出一种特殊的信条(教条),即芳香疗法是一种从能量学观点衍生出的作用缓和的疗法。强调使用小剂量精油,并避免内服以及其他大剂量的应用,这种特殊偏见一直被视为众多广泛存在的精油毒性观点的哲学基础。


相反,由法国医师包括自然医术士(naturopathic practitioner,自然医术是指不用药物,利用空气,阳光,水,热等自然因素进行治疗——译者注)和草药医师(herbal medicine practitioner)倡导的芳香——医学的方法更实际也更合理。由R.M.Gattefosse于20世纪30年代出版的《芳香疗法》一书中提到的这一“法国式”方法经常相对大剂量地使用精油,包括内服和外用,借以产生剂量依赖性药理作用,这种芳香——医学的方法要求对精油成分的化学结构以及精油的药理和毒理作用有深入的理解,从而使芳香疗法医师确定安全剂量并防止使用过程中产生各种副作用,因此,我认为以实际药理作用为基础确定精油推荐剂量的作法更科学。



1.2 知识的局限性


我在前面提到过,整体芳香疗法的培训至今并没有把精油的化学成分及其已知的药理作用作任何深入的考虑。芳香疗法文献中所说的精油推荐剂量和副作用都是建立在现有知识的不完整或对其片面理解的基础之上。


许多出版物中的大量论述都是对各种材料的片面理解的产物。如果各位作者对某种精油的副作用不甚清楚,那么他可能把尽可能多的副作用全部列出来,以避免人们使用或大剂量使用。过多地甚至把非真实的副作用都列出来的作法可能被认为是值得称赞的事,但是这些言过其实的论述已经造成不良后果,即人们普遍认为使用精油可能是件极危险的事。


我个人认为,那些称自己为芳香治疗医师的人应该精通精油的正确用法并熟悉其潜在的毒性,就像我们普遍认为的接受医药学的本草学学习的人一定熟知普遍处方一样。

1.3 公众误用精油


大量的芳香疗法书籍都是专门写给外行人看的。就这一点,作者大都认为特别注意的推荐剂量以及应避免使用那些物质,从而避免可能的副反应以及由此引发的诉讼等。于是,精油推荐剂量写得极低,并把那些认为有可能的副作用如孕妇忌用无一例外地列于每种精油项下。


我们检视这些芳香疗法书籍时就会发现,这些容易流传到公众中去的出版物经常用作芳香疗法医师的培训教材。深入研究后我们还会发现这些提供给从业医生和保健专业人士的出版物均大同小异,作了许多相同的推荐,其原因何在?


我认为芳香疗法仍然需要超越仅仅是治疗悲伤使人恢复良好感觉水平,就像草药医生的培训和实践已经形成的一整套标准程序那样,培训芳香疗法医师要综合全面并涉及精油的各种药理作用等全面知识,既包括精油的积极作用也包括其副作用。



本文作者-Ron Guba 
来源:精油资讯


我要回复0个回复
关闭